吸电子烟每天的成本,【前瞻】控烟背后的“经济账户”

本期话题:中国签署世卫组织控烟条例15年。今年的全国两会,不少政协委员都关注控烟问题。 吸烟每年产生的3500亿的吸烟成本是如何推导出来的?控烟背后的“经济账目”是什么?一方面有上万亿的税收,另一方面有健康、环保等巨大的隐性损失。如何用经济手段推动转型?资本不断涌入电子烟行业,政府该不该监管?本期嘉宾:全国政协常委、湖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潘碧玲,世界卫生组织控烟教授郑荣和经济政策研究中心。

细算控烟账户,每年隐性成本消耗超3500亿元

思源:现在中国有3亿多烟民,其中吸烟率6.9%,试试吸烟率是19.9%,中烟每人30亿天元税。 吸烟的经济账很复杂:一方面有大量的税收支持国家发展,另一方面给社会、环境、健康。潘主任,您提出提高烟草税率的考虑是什么?

潘碧玲:这个问题其实从去年就开始问了。该国GDP总量现已达到世界第二位,1.50亿人每年出国旅游,以享受美好生活为目标。如果只是经济问题,国家可以下定决心,不管财政收入有多少,更多的是人们已经形成的生活习惯和隐患。

阳光经济之声专访潘碧玲、郑蓉

思源:按经济账计算,中国每天的烟草税收是30亿。除了可见的30亿,吸烟造成的疾病和环境成本,还有年轻人吸烟,这些方面的损失是多少,有没有准确的计算?

郑容:这个计算在 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可用。 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发布报告:估计成本口径较小,估计经济损失3500亿。包括直接的医疗费用和一些间接费用,比如住院、门诊、医药费等,这些都是直接的;间接的是陪产、亲属、营养,这些都不是直接付给医院的钱;会有环境损失,吸烟引起的火灾,二手烟问题,所以如果把这些都包括在综合计算中,很遗憾没有这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们今天控制烟草的原因。

“低价香烟”充斥着年轻人吸烟隐害。控烟需要经济杠杆

思源:“控烟”是指不在公共场所抽烟电子烟小烟,还是从产业角度控制烟草生产规模?

郑容:一是控制烟草的供应和生产,二是控制消费。首先,当我们谈论控烟时,我们不谈论禁烟,因为烟草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对人体健康有害且合法生产和消费的烟草。 2003年至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国于2005年加入,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全球性的卫生公约。其次日本电子烟,烟草生产、经营和消费行为是市场失败的领域:吸烟者开始吸烟时不能完全估计对健康的损害和戒烟的难度。这需要政府干预。干预方法包括:在烟盒上贴警示牌,在公共场所禁烟。最有效的方法是通过税收和价格的调解:大多数消费品价格的增加会影响人们的决策。这项措施对年轻人和低收入者更有效。控烟相当于清理一个污水池,关键是不让新水进来。

思源:在执行方面,烟草公司和政府对此事怎么样的态度是什么?

潘碧玲:我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我要更全面、更系统地看待问题。控烟问题是普遍公认的趋势,就像当前的环境保护一样,这是各国达成的共识。我国也把控烟作为维护人民健康的重要举措:吸烟率现为27.7%,国家计划到2030年吸烟率降至20%。目前,增税是最有效的经济手段。

电子烟肺吸吐烟圈教程_吸电子烟每天的成本_电子烟吸不出来烟雾

如果价格增加10%吸电子烟每天的成本,发展中国家的卷烟消费量可减少8%,发达国家约4%。低价香烟的问题尤其会影响到年轻人。目前,全国一包卷烟的均价为14元,低价卷烟仅3-4元。因为低价香烟太便宜,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容易上瘾。

思源:提高烟草税的价格,是说要用立法来推动,还是政策导向迫使企业提高价格,还是直接提高市场的门槛价?

潘碧玲:我觉得应该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通过税收调控,即提高烟草税。 WHO的目标是烟草税占其价格的70%,而我国目前只有56%。另外,价格小量卷烟应该是国家强制的,比如10块以下不能卖。

“一万亿”烟税如何减?

思源:从健康和环保的角度来说,是合乎逻辑的。但在实际操作中,有很多矛盾需要平衡。如果严格控制吸烟,税收会不会有很大影响?另一方面,从吸烟者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强制封锁还是涨价,都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负担和遇到障碍吗?

潘碧玲: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应该问题不大。从长远来看,国家可以做出这个决定。例如,几年前,我国在世界上率先取消了所有农业税。因为这是“三农”的薄弱环节,我们需要支持。随着接下来经济的发展香港电子烟,烟草税可能会慢慢降到5%以下,我个人认为不会很大。但是可能对当地的影响比较大。例如,湖南不仅是烟草生产大省,还是烟草工业大省。此时,国家应制定一些鼓励、奖励或补偿措施。

思源:郑教授,普通烟民如果上瘾了能戒掉吗?控烟措施,我们应该如何照顾这部分群体,并进行整体设计?

郑容: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措施包括公共场所的无烟立法,包括包装警告,以及一项名为戒烟的服务。从医学原理上来说,它可以阻止这种成瘾,但根据吸烟的年龄和各种情况,可能会有差异。

世界各国提高烟草税后,政府收入增加,烟草消费量下降。我见过很多国家的案例,只有一个例外,即太平洋地区的汤加,烟草税现在占零售的 85%价格。增加烟草税后,政府收入下降。但它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国只有十万人口。人口基数太小。但即便如此,这个国家仍然决心每年提高烟草税。因为这个国家以肥胖为美,肥胖带来了很多疾病负担,影响了整个国家的人力资源开发。所以,国家各方面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人的竞争力。在中国这样一个生育率下降、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这个阶段非常关键。 2015年我们提高烟草消费税,效果立竿见影。当年税收增加了4%,这反映在价格增加到10%,导致2015年消费减少2.4%,而5.6%下降第二年。近两年的下降是近20年来首次出现烟草产销下降,效果非常明显。

资本聚集的“电子烟”轨道:有益?有害吗?

思源:现在关注电子烟的人越来越多。前段时间,争议颇多。有人说是好东西,可以戒烟,有人说危害更大。自去年共享单车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以来,投资人纷纷在电子烟领域投入巨资。 电子烟 人体上有没有危害?有没有科学权威的说法?

郑容:早年以英国为代表的研究,我认为电子烟可以帮助戒烟,后来发现电子烟同样有害。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很明确:不提倡将其作为戒烟的方式使用,因为它是新的,所以对它的研究还不够。

思源:潘主任,现在所有擅长营销的人,包括社会上的一些资本,都投资了电子烟的生产线吸电子烟每天的成本,电子烟不应该负责,怎么办?

潘碧玲:电子烟不是国家下一步鼓励发展的行业,所以不鼓励风险投资和企业投资电子烟生产。国家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并在下一步采取一些有利措施。 (《前瞻》制片人、阳光经济之声评论员王思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何吸电子烟 » 吸电子烟每天的成本,【前瞻】控烟背后的“经济账户”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